语录

默默无争,并非任人宰割。

@妖冶青青° 快保存了,一会儿我就要删了

没想到你们都退了,也是我也一样。我也累了,其他的人珍重我也走了,谢谢你们的陪伴 @青檀 @顾盼 @敏涛姐姐的693  @青鸢锁画93  @我的四艺 @枫景静安   @普罗旺斯小姣姣  @大晨砣  @93小姐姐的小迷妹  @余温  @北郗   @悠~~~  @宁。致  @美人在骨  @R  @洛晞  @大姐的棉花糖  @默霖  @林深时见蔷薇  @筠霓 谢谢你们以及没有艾特的人们我们有缘再见

关于更文

你们一定要关注青檀小姐姐呀!

青檀:

等我回去


我把之前的文做一个合集  走链接!


我一定要斗智斗勇!

大晨砣:

拾柒:

亲爱的阿九在等你呀

北郗:

亲爱的北郗可爱在等你阿

93纯洁的小蔷薇:

亲爱的蔷薇在等你加入^3^

枫景静安:

说正经的啊,我今天是来宣群的,群里一群单身可撩的小(lao)姐(a)姐(yi),欢迎一起来浪,关键是,可以催文,求求你们了,帮我催一下他们吧,一个比一个懒,老福特都落灰了。


我们可怕么?

人与人之间没有任何区别,
这世道很乱有真正爱情的人并不多,
同性恋不可怕有个爱你的人不容易,
爱谁不分男女只要用心,
人这一生很短,何不大胆一些爱一个人攀一座山呢?

同性恋的人们,自己的人生自己做主不必在意世俗的眼光应该大胆的去爱。
所以同性恋并没有错。

我的四艺:

我们都是一样的。
为彼此之间多一份体谅吧!
我为同性恋发声。
他们(她们)并没有做错了什么。
只不过是爱上了命中注定的那个人而已。

星醨:


同性恋又怎样,至少是爱情,总比那些为了钱而在一起的婚姻强吧。的确,我们没有办法去攻击我们的国家,但是我们有权利去追求自己的爱情
为同性恋发声


慵懒.:



我在追求我们应该有的权利
为同性恋发声






南陌北陂:











“因为我是同性恋所以我发声。”
但是我还是希望,“虽然我不是同性恋,我也为他们发声,因为我是人,我在追求属于所有人的平等的权利。”














山水可相逢:



























我希望生活在什么样的国家,处于什么样的生活环境之中呢?或者说我希望我生活的国家能够建立起来一个什么样的社会制度呢?其实说不太清楚,毕竟这个国家不仅幅员辽阔,它还人口众多且众口难调。
但我依然抱有几分幻想,幻想着我们能够活在一个能够自由谈论的环境里,幻想着我们可以调侃在位者的简单玩笑,可以诙谐的嘲讽时政,可以在饭后指着电视上出现的一些让人心痛的新闻事件骂当局者迷。
但与此同时,我们也无比地清楚,我们不会攻击这个祖国,因为我们爱它。
但今天,当我的权利被逐渐剥夺的时候我才发现我以前的想法太幼稚了,实在是禁不起任何打磨与推敲。
因为不管你是不是真的爱国,它都不确保能够给你你想要的正当权利,你只是个无声的存在者。
作用不大,牺牲也尚可,所以为什么不剥夺呢?






























从昨天晚上开始就看到了微博上的一些大V转发的新的规则,然后又接二连三的看到今天大家都在转发#我是同性恋#这个话题以及许多与此有关的主题和话语。
纵观网络平台的起始源——微博,我们可以看到义愤填膺者有之,冷静阐述者有之,侮辱谩骂者亦有之。这个小小的平台忽然就引发了许多人的一场无硝烟但火药味十足的恶战。
为什么忽然就起来了呢?那个规则不是只针对网络用户么?不是只针对网络上的漫画和段子么?人家平台老总都出来解释了,你还不依不饶的干什么?再说了,关你什么事呢?
对啊,关我什么事儿呢?
因为我是其中的一份子。
同性恋这个词语在很久的过去提起来的时候还遮遮掩掩,像个遮羞布一样被拉来垫去,试图掩盖一个令人蒙羞的事实,后来终于有人敢直面正式这个词语了,甚至敢以此为话题来领取自己的权利,甚至光明正大的po出自己的恋爱经过和幸福生活,丝毫不畏惧白眼和冷漠。
这个不得不说是一个很玄妙的变化。
也就是在这个变化之中“同性恋”这个词语似乎开始给社会造成一种假象或者是太平盛世的虚幻,好像这个群体正在被人给接纳和容忍,正被大家包容和尊重。
这一切看起来都是个很不错的曙光,但好景不长,时至今日,重新看过去,不难发现这也不过是场海市蜃楼,因为到了今天,当这个词语又一次被人提及的时候,是带着种屈辱的味道呼啸而来的。
为什么呢?因为这个社会不仅不容纳,它还对其进行构陷和惩处,剥夺那些想要为此发声的同性恋群体或个人。
当我看到那些被封锁的消息和那些已经找不到的微博用户,只觉得浑身冰冷,心中酸楚异常,因为在此之前不是这样的。
或许应该这么说,如果我不曾见过光明,那么我本可以忍受黑暗。但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正是因为我知道过以前同性恋的生存状态和社会对他们的接受程度,以及上层人士对其的态度,再看今天这个现状才会觉得不可思议。
同性恋这个词语不知道经历了多少的磨难才被这个社会勉强打开了一条缝隙来接待,现如今,一纸通告下来所有的美好通通都被打倒了,一夜回到解放前。
含有同性恋内容或消息的人被当做毒蛇、毒草,一些恐同人士在这个时候甚至借此耀武扬威了起来,这不可悲么?
可这就是真实现象。
又一次,许多年前天安门前的那一张两个女人亲吻的照片被重新贴了出来,照片上,两个女人的后面的天安门城墙上毛主席画像依旧威武不凡,却也用和蔼的目光注视着,旁边的兵哥哥眉目蹙起也只是心存疑惑,并没有阻拦的动作。
这一切,看上去简直和谐极了,但为什么今天就不可以了呢?!
我们需要的很多么?其实不外乎是跟异性恋同样的社会地位和尊重,既然社会可以容纳异性恋,为什么就不能对同性恋多一些包容?
同性恋犯法么?
不犯法,我们依然是这个祖国的子民,依然热爱和拥护它,只是她却始终拿着拒绝的牌子针对着那些渴望得到她认同的子民。
这是不是太不公平了?
可能同样的话说多了就没有了意义,但依然想说,我今天的发声不只是因为这个事件,而是我希望明天,当屠刀放置在我的头顶之上的时候可以有人站出来说,这是不合理的。
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的道理我不是不懂,只是我依然想试着去争取一下属于我的正当的权利。






















【明家全员】革命人永远是年轻

我到目前为止没有转载过任何文章,唯独这篇文章是我希望伪装者该有的结局 























                                                                      致敬——伪装者

酒家老九:

*明家姐弟亲情向,楼诚,台丽,风镜


*脑洞来自上一篇lo,关于那些明楼也曾是明家小少爷的日子


*日子太苦,写点甜的


*一发完






《革命人永远是年轻》




【1】


明楼还是没有穿大衣出门。


米白色的大衣被他塞到两盆枝叶油绿的君子兰后面,明镜第一个发现,浇花的铜水壶还没来得急放下就夹着大衣冲出了门。明家那扇价值不菲的红木门被明大小姐撞得一晃三响,老管家忙着去扶门,就没来得及扶住明镜。明镜跑得快,长马尾在脑后甩着打晃,裙摆迎着风都给掀到膝盖上面去,老管家一边哎哟哎哟,一边上二楼去找明先生明太太。


先生,太太,太太诶,大小姐她——又跑啦。


 


【2】


明镜在教室外面看了一会儿,发现屋子一角聚了一小堆人,正中围着的可不就是她的好弟弟明楼。明楼穿着一件单薄的衬衫,领口扣子解开两颗,袖子卷起来堆在手肘,好不潇洒的模样,他来回展示了一下自己的双手,然后拿着方手帕往自己手上一盖,揭下来的时候手中就多了一朵嫩红色的玫瑰花。


周围的小女生发出惊叹的呼声,明镜在教室门口站定一喝,明楼,你出来!


明小少爷手一抖,手帕包着玫瑰花一起给掉到地上去。


 


【3】


姐,我是真的不冷。明楼在走廊里一边搓手一边说。


明镜瞥他一眼。


明楼接着说,姐,不信你看外面太阳多大,多暖和。


明镜真的顺着看过去,窗外乌蒙蒙一片,像洗染了色的旧布料一样,不透亮。


明楼在嗓子里干笑了两声,姐,我其实——


明镜猛地打了个喷嚏。


她出来得急,只穿着一套黄色的短衫短裙,小羊皮鞋蹬在脚上,只管漂亮不管保暖。明楼从明镜手里接过大衣,一边笑一边抖开给明镜披上,等大衣展开时他才发现衣摆那儿湿了一大块儿。


姐,这里怎么弄的,外面下雨了?明楼一边抹平衣褶一边问。


明镜想起那个被自己拎了一路的铜水壶,眼睛盯着明楼头上悬着的“团结友爱,勤奋上进”几个大红字,装作没有听到。


 


【4】


爸,这是这学期的成绩单。明楼把一张薄纸交到明先生手里,明明是很在意的样子,余光都不知道扫了多少眼,却还要做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派头,轻飘飘地随手一递了事。


明先生接过纸粗略地扫了一眼,放在茶几上。


明楼鞋尖儿蹭蹭地毯,站在那儿没动。


明太太端着水果从厨房出来,一眼就看见小少爷在那儿旗杆似的杵着,明先生还在沙发专心里读报纸。明太太甩了甩手上的水珠,把茶几上的纸拿起来看了一遍,开心道,哎呀,咱们明楼成绩是学校第一呢。


明先生嗯了一声。


明太太赶紧冲着里屋招呼,桂姨,桂姨,今天我高兴的呀,晚上咱们吃鱼,就按小少爷爱吃的那个做法来,晓得了吧?


明楼心里这才好过一点点。


 


【5】


等着明楼上了楼,明先生才放下报纸,问明太太,明楼真的是第一名?


明太太把成绩单一抖,指着说,喏,学校第一呢。


明先生连点三下头,这样好,这样好。


明太太把成绩单一收,哎,哪个不是不瞧不上眼的?


明先生板起脸说,我是怕他骄傲。顿了下,又说,收起来作甚么,再给我瞧瞧。


 


【6】


明楼的成绩单一直被明先生小心夹在账本里,这个秘密直到许多年后明楼整理书房时才发现,他的奖状,他发表的文章,他十六岁之前每一张的成绩单,全都在。


明楼捻起来一张,纸张压了太多年,风化得厉害,千小心万小心还是碎掉了一角。


他掸了掸掉落的纸屑,轻得像掸去那些同样留不住的岁月。


 


【7】


明楼送给过明镜一只琉璃金丝雀。


不是什么外国货,是他从旧货街里淘出来的,不值几个钱,可模样却好看。他把流光溢彩的小鸟放在明镜掌心,明镜拿起来看了看,问他,什么时候买的?


明楼心说,糟糕。


明镜一眼看破他的小伎俩,问他,是不是又逃学了?


明楼回得理直气壮,逃学是逃避学习,那些东西我都会,不需要学习,怎么能算逃学?


明镜不上当,作势要上楼找明先生告状。


明楼赶紧服软,他垮着眉眼去拽明镜,姐,诶——姐姐,我是看你生日快到,特地给你选的,我明楼从不乱送女孩子东西,要送,只送家人。


不知哪句话劝住了明镜,明镜问他,只送家人?


明楼承诺,只送家人。


明镜说,那你也不能逃学,逃学是态度问题,少来跟我打马虎。


明楼一叹气,不知从哪儿摸出来一块手帕,明镜一看那帕子就瞪圆了眼。


姐,你的帕子那天落在爸的书房了,我替你收了起来,可我怎么看见这帕子一角绣着一个——


明楼话没说完,明镜伸手就要夺,十五岁的明楼已经比十六岁的明镜高出来一截,轻松一扬手就给躲了过去。


 


【8】


下午茶时间,明太太坐在花园里,明楼明镜分坐她左右。


明镜以后要作甚么?明太太一边剥桔子一边问。


明楼替她回答,姐以后要嫁人。


明镜蓦地蒸红了脸,呵明楼,你不要胡说。


明太太将橘子从中间分开,各递给两人一半,小孩子家家,谈什么嫁人娶亲的,早呐。


明镜说,我今年十七岁,不是小孩子了,明楼才是小孩子罢。


明太太又问,那明楼要作甚么?


明楼说,出国读书,师夷之长以治夷。


明镜驳他,悠悠故学千载,难道不足用?


明楼回道,当今中国,内忧外患,久病缠身却讳疾忌医,河山虽未飘零,但颓败之势已然阻不可挡,国人大多仍旧盲目,读书若能救中华,国军百万长枪大炮岂不是——


他话说一半忽然收住,两人一齐抬眼去看明太太。


明太太笑问,那明家的产业呢,你们两个人全都不要啦?


明镜说,家里还有明堂哥——不,还有爸爸和您呢!


明太太拉住明镜和明楼的手,握在一起,说,是啊,你们两个只管往前走吧,后面还有我们。


 


【9】


那天的落日特别红。


明镜捧着两张黑白照片走在前头,明楼跟在她身后。


他低头盯着明镜的影子,她的剪影似乎在一夜之间变得挺直而冷硬,她的步伐是那样稳,走在自己前头,在人群中替自己开出一处落脚之地。


他们两个终于走到人群的最高处,明楼站在台阶往下看,所有人的面孔都模模糊糊,他听到明镜说,只要他们姐弟还站着一天,明家就一天不会垮。


她说,想要趁乱瓜分明家的人,除非踩着我明镜的尸体走过去,有胆量的人,现在就可以站出来试一试。


他的姐姐穿着长及脚踝的黑色旗袍,明楼没由来地想起明镜那条黄色的短裙,跑得急了,裙摆会掀到膝盖上面,老管家会哎呀哎呀地叹气,可她从来都不在乎。


明镜又问,我给不服气的人最后一次机会,你可以站出来。


人群中一片寂静,没人往前踏出一步。


明楼终于松开口袋里的手枪。


 


明镜第一个跪下,接着是明楼,最后是身后几十双膝盖齐齐跪地的声音。


明楼伏在地上磕了三个头,再站起来时,他看见地上映着双一模一样的影子。


那是他与明镜。


 


【10】


那天没人问明太太以后要作甚么。


如果有人问了,明太太会说,她希望她的明镜,她的明楼,一直是这般长不大的样子,她的大小姐和小少爷会永远在自己身边,生活富足而轻松,他们的笑声不会从明公馆里散去。


 


她想过一辈子这样的日子。


 


【9】


明楼后来见过一次那个男人。


在咖啡馆,那个男人掏钱的时候带落了一块手帕,明楼正巧在他身后排队,就顺手替他捡起来,男人简单说了句谢谢,把手帕仔细叠起来放进西装贴近胸口的袋子里。


那个“风”字果真绣得不精细,明楼心说。


 


【8】


明诚在等明楼过来接他。


因着有些急事儿要处理,明楼被耽搁得有些晚,等到了学校门口他才发现,偌大的校园竟只剩下一个明诚还站在门口。


明楼紧走了两步,明诚遥遥看见明楼,双手拽着单肩书包的带子一颠一颠地跑过来。


明楼摸摸明诚的头,问他今天上课怎么样。


明诚老老实实地说,听课听得很认真,不懂的地方都记了下来,等着回家问大哥。


明楼牵着明诚的手,不知怎么,忽然问他,没有逃课吧?


明诚摇头摇得简直要掉下眼泪,说没有,我每一节课都有在听,真的,我没有骗大哥。


明楼自觉惹了祸,赶紧把明诚抱在臂弯里,拐到另一条街上去买糖炒栗子。


 


【7】


明楼一回到家就听到屋里明镜在同明台讲话。


明台站在客厅里,明镜坐在沙发上,拿手指肚一下一下去戳明台的小脑瓜儿,边戳还边说,你真是长能耐了,小小年纪就知道逃课,也不晓得是跟谁学的!


明台被戳得摇头晃脑,却还是一副不知愁的样子,奶声奶气地说,我逃课是去给大姐买生日礼物啦,大姐你看——说着从兜里掏出一块儿巧克力,上面还印着法文——大姐,我可聪明了,老师讲得太简单啦,我全都会,所以不能算逃课,再说了,我的巧克力只送给大姐一个人!


明台理直气壮地补充道。


明楼赶紧领着明诚去厨房洗手。


明镜被明台气得直笑,拿了糖过来,紧紧攥在手里。


你啊你,明镜说,也不晓得是跟谁学的。


 


【6】


明诚费了好大劲才把小阿香抱在怀里。


明镜下楼的时候就看见明诚抱着乱蹬乱踹的阿香,急忙问道,这是怎么了?


明诚也不知是不是追着阿香跑了太久,脸上蒸出一点儿血色,回道,大姐,是阿香在和明台玩捉迷藏。


明镜一下子笑了,说,那你让他们玩呀,抱着阿香作甚么?


明诚露出点儿不好意思,大姐,阿香穿着裙子,又这样跑来跑去,家里人多,不好的吧。


明镜这才后知后觉,从明诚手里接过阿香自己抱着,嘴里说着,哎呀,这孩子真是,小姑娘家,一点都不注意的。


是啊,正巧明楼从书房出来,接话道,也不晓得是跟谁学的。


 


【5】


明楼许久不曾做梦。


梦里他又回到明公馆,明太太坐在花园里喝着下午茶,招呼他与明镜过去吃橘子,他动了动脚步,日头忽然就迅速沉了下去,午后倏然变成了黄昏,于是明楼跑了起来,像要跑过这时间一样,拼命跑了起来。


可是落日还是变得特别红,只剩明镜站在很远的地方和他招手,她的鬓角已经白了,却还是像以前一样叫他,明楼,明楼,你慢一些,不要摔着了呀。


他喊明镜,姐,姐。


 


明楼睁开了眼。


明诚坐在他床边,很安静地看着明楼,明楼动了动,发现他握着明诚的手。


阿诚,他说,我是不是老了。


明诚低头去吻明楼的眼睛。


 


【4】


开春的时候他们翻新了后院羽毛球场,又新开出一块儿地做射击场。


明诚是明楼一手带出来的,徒弟毕竟不如师父,明楼赢了明诚两枪是理所当然,只是没料到最后被王天风压了一头。


明诚在一旁看着,明楼是说什么也不想输的,偏偏王天风今个儿准头好得很,衬得他那飞扬跋扈的性子更加惹人厌。


明楼笑笑,对明诚说,阿诚,去给我们泡壶茶来。


等明诚端着茶水回来的时候,明楼已经赢了王天风四枪,明诚由衷夸赞道,大哥好枪法,听说王先生在军校的时候还没输给过别人呢。


明楼面上不露喜色,还是平素那副内敛又稳重的样子,谦虚道,运气好一些罢了。


于是明诚更加觉得明楼深藏不露。


 


【3】


明诚去倒水的功夫,明楼忽然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方手帕,说,那天我看到一方帕子落在我的书房,我就先收了起来,后来我看见这帕子一角绣着个字——


王天风去夺,叫明楼一扬手给躲开了。


 


那一刻明楼觉得自己其实根本一点儿也没老。


 


【2】


早饭时候,明台最迟一个下楼,手里好像还握着什么东西。


明镜看见了,问他,明台,是拿着什么呀?


明台把手往后背了背,梗着脖子说,先说好啊大姐,我不是故意进你屋翻东西的,我是真的走投无路才出此下策的,你可不许打我。


明镜好笑地看明台一眼,说道,你说罢,又拿了我什么东西要去送给别家姑娘啊?


她一个“又”字逗得明诚偷偷在饭碗后面笑。


明台急了,说,大姐,这个姑娘不一样!她——我——我,我不跟你们讲!你们除了笑话我什么都不会,我去找我同学说去!


去找同学可以,把大姐的东西留下。明楼不紧不慢地说,明台瞬间没了底气,嘴里嘟囔着,原来大哥最小气,你看大姐都没说什么。


明台把手拿到前面来,摊开掌心,是一只流光溢彩的琉璃金丝雀。


明镜和明楼看了那只金丝雀许久,忽然一同笑出声来,明诚明台不知所以,迷茫着对视了一眼。


明台啊,那姑娘叫什么呀?明镜问道。


叫于,于曼丽。明台回答,明明平日里最能言善辩的一个,此刻嘴里打了个结巴,脸也红了起来。她特别漂亮,又会唱歌又会跳舞,所以我想把这只金丝雀送给她。


你们年轻人哟。明镜笑着把那只琉璃小鸟揣进了明台的口袋里。


 


【1】


初秋时候,明言藏在花盆后面的大衣被明念给翻了出来,于曼丽知道后从下午就一直坐在客厅等着儿子放学回来。


放学时候明言估计是在外面花盆那儿没找着早上藏住的大衣,知道是事情败露,只得垮着眉眼进了家门。于是于曼丽追着明言,明台追着于曼丽,小女儿明念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追着爸爸跑,四个人在家里足足转了三圈才停下来,把明镜绕得头晕眼花。


明言最怕王天风,最后还得王天风虎着脸问明言,这是谁教你的?


明言直接供出来,是大伯教的。


明楼还在二楼看着热闹呢,这一下火烧到自己身上,他也不急,坦然为自己开脱,我哪里会干出这样的事情。


明诚在明楼身后说,明长官可以啊,玩心不减,越活越年轻。


明楼不语,只是笑着看明诚。


直到明诚被盯得也跟着笑起来,抬手去拂明楼的眼,问他,想什么呢。


 


整个明公馆灯火通明,楼下闹哄哄的,笑声一声叠着一声,久久没有散去。


 


 


 


“我想过一辈子这样的日子。”


 


 


【完】


 


 




另一版楼诚/台丽中心请走》》


《小日子》





亲爱的姐姐,老爸,能在次遇见你们,此生足矣。

如果让我失去什么我会选择失去记忆与人生

我累了好想睡一觉,梦里最好什么都没有,没有妈妈,没有爸爸,没有姐姐,没有所有人,只求好好的睡一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