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录

默默无争,并非任人宰割。

【明家全员】革命人永远是年轻

我到目前为止没有转载过任何文章,唯独这篇文章是我希望伪装者该有的结局 























                                                                      致敬——伪装者

酒家老九:

*明家姐弟亲情向,楼诚,台丽,风镜


*脑洞来自上一篇lo,关于那些明楼也曾是明家小少爷的日子


*日子太苦,写点甜的


*一发完






《革命人永远是年轻》




【1】


明楼还是没有穿大衣出门。


米白色的大衣被他塞到两盆枝叶油绿的君子兰后面,明镜第一个发现,浇花的铜水壶还没来得急放下就夹着大衣冲出了门。明家那扇价值不菲的红木门被明大小姐撞得一晃三响,老管家忙着去扶门,就没来得及扶住明镜。明镜跑得快,长马尾在脑后甩着打晃,裙摆迎着风都给掀到膝盖上面去,老管家一边哎哟哎哟,一边上二楼去找明先生明太太。


先生,太太,太太诶,大小姐她——又跑啦。


 


【2】


明镜在教室外面看了一会儿,发现屋子一角聚了一小堆人,正中围着的可不就是她的好弟弟明楼。明楼穿着一件单薄的衬衫,领口扣子解开两颗,袖子卷起来堆在手肘,好不潇洒的模样,他来回展示了一下自己的双手,然后拿着方手帕往自己手上一盖,揭下来的时候手中就多了一朵嫩红色的玫瑰花。


周围的小女生发出惊叹的呼声,明镜在教室门口站定一喝,明楼,你出来!


明小少爷手一抖,手帕包着玫瑰花一起给掉到地上去。


 


【3】


姐,我是真的不冷。明楼在走廊里一边搓手一边说。


明镜瞥他一眼。


明楼接着说,姐,不信你看外面太阳多大,多暖和。


明镜真的顺着看过去,窗外乌蒙蒙一片,像洗染了色的旧布料一样,不透亮。


明楼在嗓子里干笑了两声,姐,我其实——


明镜猛地打了个喷嚏。


她出来得急,只穿着一套黄色的短衫短裙,小羊皮鞋蹬在脚上,只管漂亮不管保暖。明楼从明镜手里接过大衣,一边笑一边抖开给明镜披上,等大衣展开时他才发现衣摆那儿湿了一大块儿。


姐,这里怎么弄的,外面下雨了?明楼一边抹平衣褶一边问。


明镜想起那个被自己拎了一路的铜水壶,眼睛盯着明楼头上悬着的“团结友爱,勤奋上进”几个大红字,装作没有听到。


 


【4】


爸,这是这学期的成绩单。明楼把一张薄纸交到明先生手里,明明是很在意的样子,余光都不知道扫了多少眼,却还要做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派头,轻飘飘地随手一递了事。


明先生接过纸粗略地扫了一眼,放在茶几上。


明楼鞋尖儿蹭蹭地毯,站在那儿没动。


明太太端着水果从厨房出来,一眼就看见小少爷在那儿旗杆似的杵着,明先生还在沙发专心里读报纸。明太太甩了甩手上的水珠,把茶几上的纸拿起来看了一遍,开心道,哎呀,咱们明楼成绩是学校第一呢。


明先生嗯了一声。


明太太赶紧冲着里屋招呼,桂姨,桂姨,今天我高兴的呀,晚上咱们吃鱼,就按小少爷爱吃的那个做法来,晓得了吧?


明楼心里这才好过一点点。


 


【5】


等着明楼上了楼,明先生才放下报纸,问明太太,明楼真的是第一名?


明太太把成绩单一抖,指着说,喏,学校第一呢。


明先生连点三下头,这样好,这样好。


明太太把成绩单一收,哎,哪个不是不瞧不上眼的?


明先生板起脸说,我是怕他骄傲。顿了下,又说,收起来作甚么,再给我瞧瞧。


 


【6】


明楼的成绩单一直被明先生小心夹在账本里,这个秘密直到许多年后明楼整理书房时才发现,他的奖状,他发表的文章,他十六岁之前每一张的成绩单,全都在。


明楼捻起来一张,纸张压了太多年,风化得厉害,千小心万小心还是碎掉了一角。


他掸了掸掉落的纸屑,轻得像掸去那些同样留不住的岁月。


 


【7】


明楼送给过明镜一只琉璃金丝雀。


不是什么外国货,是他从旧货街里淘出来的,不值几个钱,可模样却好看。他把流光溢彩的小鸟放在明镜掌心,明镜拿起来看了看,问他,什么时候买的?


明楼心说,糟糕。


明镜一眼看破他的小伎俩,问他,是不是又逃学了?


明楼回得理直气壮,逃学是逃避学习,那些东西我都会,不需要学习,怎么能算逃学?


明镜不上当,作势要上楼找明先生告状。


明楼赶紧服软,他垮着眉眼去拽明镜,姐,诶——姐姐,我是看你生日快到,特地给你选的,我明楼从不乱送女孩子东西,要送,只送家人。


不知哪句话劝住了明镜,明镜问他,只送家人?


明楼承诺,只送家人。


明镜说,那你也不能逃学,逃学是态度问题,少来跟我打马虎。


明楼一叹气,不知从哪儿摸出来一块手帕,明镜一看那帕子就瞪圆了眼。


姐,你的帕子那天落在爸的书房了,我替你收了起来,可我怎么看见这帕子一角绣着一个——


明楼话没说完,明镜伸手就要夺,十五岁的明楼已经比十六岁的明镜高出来一截,轻松一扬手就给躲了过去。


 


【8】


下午茶时间,明太太坐在花园里,明楼明镜分坐她左右。


明镜以后要作甚么?明太太一边剥桔子一边问。


明楼替她回答,姐以后要嫁人。


明镜蓦地蒸红了脸,呵明楼,你不要胡说。


明太太将橘子从中间分开,各递给两人一半,小孩子家家,谈什么嫁人娶亲的,早呐。


明镜说,我今年十七岁,不是小孩子了,明楼才是小孩子罢。


明太太又问,那明楼要作甚么?


明楼说,出国读书,师夷之长以治夷。


明镜驳他,悠悠故学千载,难道不足用?


明楼回道,当今中国,内忧外患,久病缠身却讳疾忌医,河山虽未飘零,但颓败之势已然阻不可挡,国人大多仍旧盲目,读书若能救中华,国军百万长枪大炮岂不是——


他话说一半忽然收住,两人一齐抬眼去看明太太。


明太太笑问,那明家的产业呢,你们两个人全都不要啦?


明镜说,家里还有明堂哥——不,还有爸爸和您呢!


明太太拉住明镜和明楼的手,握在一起,说,是啊,你们两个只管往前走吧,后面还有我们。


 


【9】


那天的落日特别红。


明镜捧着两张黑白照片走在前头,明楼跟在她身后。


他低头盯着明镜的影子,她的剪影似乎在一夜之间变得挺直而冷硬,她的步伐是那样稳,走在自己前头,在人群中替自己开出一处落脚之地。


他们两个终于走到人群的最高处,明楼站在台阶往下看,所有人的面孔都模模糊糊,他听到明镜说,只要他们姐弟还站着一天,明家就一天不会垮。


她说,想要趁乱瓜分明家的人,除非踩着我明镜的尸体走过去,有胆量的人,现在就可以站出来试一试。


他的姐姐穿着长及脚踝的黑色旗袍,明楼没由来地想起明镜那条黄色的短裙,跑得急了,裙摆会掀到膝盖上面,老管家会哎呀哎呀地叹气,可她从来都不在乎。


明镜又问,我给不服气的人最后一次机会,你可以站出来。


人群中一片寂静,没人往前踏出一步。


明楼终于松开口袋里的手枪。


 


明镜第一个跪下,接着是明楼,最后是身后几十双膝盖齐齐跪地的声音。


明楼伏在地上磕了三个头,再站起来时,他看见地上映着双一模一样的影子。


那是他与明镜。


 


【10】


那天没人问明太太以后要作甚么。


如果有人问了,明太太会说,她希望她的明镜,她的明楼,一直是这般长不大的样子,她的大小姐和小少爷会永远在自己身边,生活富足而轻松,他们的笑声不会从明公馆里散去。


 


她想过一辈子这样的日子。


 


【9】


明楼后来见过一次那个男人。


在咖啡馆,那个男人掏钱的时候带落了一块手帕,明楼正巧在他身后排队,就顺手替他捡起来,男人简单说了句谢谢,把手帕仔细叠起来放进西装贴近胸口的袋子里。


那个“风”字果真绣得不精细,明楼心说。


 


【8】


明诚在等明楼过来接他。


因着有些急事儿要处理,明楼被耽搁得有些晚,等到了学校门口他才发现,偌大的校园竟只剩下一个明诚还站在门口。


明楼紧走了两步,明诚遥遥看见明楼,双手拽着单肩书包的带子一颠一颠地跑过来。


明楼摸摸明诚的头,问他今天上课怎么样。


明诚老老实实地说,听课听得很认真,不懂的地方都记了下来,等着回家问大哥。


明楼牵着明诚的手,不知怎么,忽然问他,没有逃课吧?


明诚摇头摇得简直要掉下眼泪,说没有,我每一节课都有在听,真的,我没有骗大哥。


明楼自觉惹了祸,赶紧把明诚抱在臂弯里,拐到另一条街上去买糖炒栗子。


 


【7】


明楼一回到家就听到屋里明镜在同明台讲话。


明台站在客厅里,明镜坐在沙发上,拿手指肚一下一下去戳明台的小脑瓜儿,边戳还边说,你真是长能耐了,小小年纪就知道逃课,也不晓得是跟谁学的!


明台被戳得摇头晃脑,却还是一副不知愁的样子,奶声奶气地说,我逃课是去给大姐买生日礼物啦,大姐你看——说着从兜里掏出一块儿巧克力,上面还印着法文——大姐,我可聪明了,老师讲得太简单啦,我全都会,所以不能算逃课,再说了,我的巧克力只送给大姐一个人!


明台理直气壮地补充道。


明楼赶紧领着明诚去厨房洗手。


明镜被明台气得直笑,拿了糖过来,紧紧攥在手里。


你啊你,明镜说,也不晓得是跟谁学的。


 


【6】


明诚费了好大劲才把小阿香抱在怀里。


明镜下楼的时候就看见明诚抱着乱蹬乱踹的阿香,急忙问道,这是怎么了?


明诚也不知是不是追着阿香跑了太久,脸上蒸出一点儿血色,回道,大姐,是阿香在和明台玩捉迷藏。


明镜一下子笑了,说,那你让他们玩呀,抱着阿香作甚么?


明诚露出点儿不好意思,大姐,阿香穿着裙子,又这样跑来跑去,家里人多,不好的吧。


明镜这才后知后觉,从明诚手里接过阿香自己抱着,嘴里说着,哎呀,这孩子真是,小姑娘家,一点都不注意的。


是啊,正巧明楼从书房出来,接话道,也不晓得是跟谁学的。


 


【5】


明楼许久不曾做梦。


梦里他又回到明公馆,明太太坐在花园里喝着下午茶,招呼他与明镜过去吃橘子,他动了动脚步,日头忽然就迅速沉了下去,午后倏然变成了黄昏,于是明楼跑了起来,像要跑过这时间一样,拼命跑了起来。


可是落日还是变得特别红,只剩明镜站在很远的地方和他招手,她的鬓角已经白了,却还是像以前一样叫他,明楼,明楼,你慢一些,不要摔着了呀。


他喊明镜,姐,姐。


 


明楼睁开了眼。


明诚坐在他床边,很安静地看着明楼,明楼动了动,发现他握着明诚的手。


阿诚,他说,我是不是老了。


明诚低头去吻明楼的眼睛。


 


【4】


开春的时候他们翻新了后院羽毛球场,又新开出一块儿地做射击场。


明诚是明楼一手带出来的,徒弟毕竟不如师父,明楼赢了明诚两枪是理所当然,只是没料到最后被王天风压了一头。


明诚在一旁看着,明楼是说什么也不想输的,偏偏王天风今个儿准头好得很,衬得他那飞扬跋扈的性子更加惹人厌。


明楼笑笑,对明诚说,阿诚,去给我们泡壶茶来。


等明诚端着茶水回来的时候,明楼已经赢了王天风四枪,明诚由衷夸赞道,大哥好枪法,听说王先生在军校的时候还没输给过别人呢。


明楼面上不露喜色,还是平素那副内敛又稳重的样子,谦虚道,运气好一些罢了。


于是明诚更加觉得明楼深藏不露。


 


【3】


明诚去倒水的功夫,明楼忽然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方手帕,说,那天我看到一方帕子落在我的书房,我就先收了起来,后来我看见这帕子一角绣着个字——


王天风去夺,叫明楼一扬手给躲开了。


 


那一刻明楼觉得自己其实根本一点儿也没老。


 


【2】


早饭时候,明台最迟一个下楼,手里好像还握着什么东西。


明镜看见了,问他,明台,是拿着什么呀?


明台把手往后背了背,梗着脖子说,先说好啊大姐,我不是故意进你屋翻东西的,我是真的走投无路才出此下策的,你可不许打我。


明镜好笑地看明台一眼,说道,你说罢,又拿了我什么东西要去送给别家姑娘啊?


她一个“又”字逗得明诚偷偷在饭碗后面笑。


明台急了,说,大姐,这个姑娘不一样!她——我——我,我不跟你们讲!你们除了笑话我什么都不会,我去找我同学说去!


去找同学可以,把大姐的东西留下。明楼不紧不慢地说,明台瞬间没了底气,嘴里嘟囔着,原来大哥最小气,你看大姐都没说什么。


明台把手拿到前面来,摊开掌心,是一只流光溢彩的琉璃金丝雀。


明镜和明楼看了那只金丝雀许久,忽然一同笑出声来,明诚明台不知所以,迷茫着对视了一眼。


明台啊,那姑娘叫什么呀?明镜问道。


叫于,于曼丽。明台回答,明明平日里最能言善辩的一个,此刻嘴里打了个结巴,脸也红了起来。她特别漂亮,又会唱歌又会跳舞,所以我想把这只金丝雀送给她。


你们年轻人哟。明镜笑着把那只琉璃小鸟揣进了明台的口袋里。


 


【1】


初秋时候,明言藏在花盆后面的大衣被明念给翻了出来,于曼丽知道后从下午就一直坐在客厅等着儿子放学回来。


放学时候明言估计是在外面花盆那儿没找着早上藏住的大衣,知道是事情败露,只得垮着眉眼进了家门。于是于曼丽追着明言,明台追着于曼丽,小女儿明念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追着爸爸跑,四个人在家里足足转了三圈才停下来,把明镜绕得头晕眼花。


明言最怕王天风,最后还得王天风虎着脸问明言,这是谁教你的?


明言直接供出来,是大伯教的。


明楼还在二楼看着热闹呢,这一下火烧到自己身上,他也不急,坦然为自己开脱,我哪里会干出这样的事情。


明诚在明楼身后说,明长官可以啊,玩心不减,越活越年轻。


明楼不语,只是笑着看明诚。


直到明诚被盯得也跟着笑起来,抬手去拂明楼的眼,问他,想什么呢。


 


整个明公馆灯火通明,楼下闹哄哄的,笑声一声叠着一声,久久没有散去。


 


 


 


“我想过一辈子这样的日子。”


 


 


【完】


 


 




另一版楼诚/台丽中心请走》》


《小日子》





评论(1)

热度(3054)